<del id="dfh77"></del>

        <track id="dfh77"></track>

          <listing id="dfh77"><strike id="dfh77"></strike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dfh77"><pre id="dfh77"><ruby id="dfh77"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筆趣閣 ,最快更新魔門敗類 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寧林加緊加固營寨,雖然營寨簡陋,但是卻從各個方向阻擋蕭武勛逃出去,就算偶爾有斥候能從縫隙里鉆出去,但也沒有什么用處,甚至就算蕭武勛能夠帶著幾個人逃出去,但只要沒有辦法把這幾萬大軍帶出去,寧林也不怕,因為沒有自己士兵的蕭武勛,對于戴國那些豪強來說,那就什么都算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魏軍營寨修建的差不多的時候,一場真正的大雪飄落了,整個原野上,只是一晚就徹底的被冰雪覆蓋,馬匹一腳踏進雪地,也要陷進去半條腿,這樣的環境,就算魏軍不設防,想要回去也不可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魏軍來說,物資的運輸也是艱難的,不過在這之前,一座接一座的營寨已經做好了物資囤積,雖說二十多萬大軍確實困難,但也不是全部,而且眼見如此情況,寧林也開始把一部分人撤出去,不再保留這么多人,只留下十五萬最有戰斗力的部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到過年的時候,一切都已經變得僅僅有條,而雙方似乎也已經有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默契,當然對于蕭武勛來說,更可能是一種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經歷了一場你死我活的廝殺近兩個月之后,魏軍面對即將到來的新年是一派喜氣洋洋,帶著希望,而蕭武勛大口的喝下一壇酒,整個人顯得有種說不出的憤怒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子的蕭武勛,已經持續了半個月,他也知道自己不可以這樣,但是他也實在沒有辦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元帥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外傳來了自己手下親信將領,也是自己侄兒蕭達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達是自己親哥哥的兒子,兄長當年也是非常英雄,但最后也是戰死在馬背上,而在他死后,自己繼承了哥哥一切,包括哥哥的女人,在得到蕭達母親的事情,這個孩子才剛出生,雖然不是自己親生的,但卻也當做自己兒子養大,事實上這樣事情在戴國很常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國雖然不被叫做蠻族,但許多事情依舊和蠻族很像,當然更多則是戴國貧瘠,失去男人的女人,想要繼續活下去,只有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軍中,不管是侄子還是親兒子,都需要以軍職稱呼,這是蕭武勛的命令,所以蕭達也一直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看著外面走進來的年輕人,蕭武勛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恍忽之下,蕭武勛放下酒壇問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后天就是過年,元帥可有什么吩咐?”蕭達還算恭敬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讓將士們痛痛快快的吃一頓吧!笔捨鋭转q豫了一下,這才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達聽到,卻沒有動,蕭武勛看到,問道:“還有什么事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達跟著道:“元帥,過年那天,魏軍必定也會慶賀,這幾日冰雪沒有之前那么深,這或許是我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達還沒有說完,蕭武勛就直接擺手道:“你當寧林是什么?之前沒有沖出去,我們已經沒有希望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回答,似乎對于蕭達來說也是意料之中,于是立刻道:“既然沒有希望,元帥我們不如投降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什么?我是戴國的王子,我是荒原上的雄鷹,豈能投降魏人?”聽到這話蕭武勛立刻跳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達卻沒有畏懼,盯著對方道:“叔叔,我是你從小養大,雖然你不是我父親,但是跟我父親沒有區別,而且你也一直對母親很好,就算她年老色衰,依舊是家里最重要的女人,所以我一直很感激你,但是我也要活下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蕭達,你想要干什么?”蕭武勛聽到這話,已經抓住了腰間從不離身的佩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達卻沒有動,只是看著蕭武勛道:“叔叔,寧林派人來勸降了,只要叔叔你點頭答應,寧林確保你性命安全,雖然無法領兵,但也答應我和幾個將軍,我們手下的兵馬依舊由我們掌管,而且開春之后,直接能夠殺回去報仇,寧林是個講信用的人,之前那些慶國人,投降之后也得到重用,甚至他現在最喜歡的女人都是當年的慶國太后,叔叔投降吧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元帥,投降吧!本驮谶@個時候,外面又涌進來十多個人,都是他最忠心的部下,甚至其中還包括兩個比蕭達還要年幼幾歲的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你們這就要投降了?”蕭武勛此時再次拿起酒壇,笑著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幾個將領之中,一個看上去比蕭武勛還要年長一些的壯漢道:“蕭武勛,我們是兄弟,當年你哥哥戰死,你叔叔想要侵吞你家,你問我父親借兵,是我跟你一起,奪回了本來屬于你的東西,之后我們結為兄弟,這些年來我作為兄長,跟你一起長大,之前突圍的時候,我的兒子更是戰死,但是我沒有絲毫怨言,可現在不是當初,我們沒有希望了,我們的糧食最多可以堅持到開春,但是那又如何,王庭那邊的人會來救我們嗎?就算會來,他們能答應寧林嗎?甚至寧林圍而不殲,我懷疑就在等可能回來的人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蕭敢,我的兒子,你也是這樣認為的?”蕭武勛看著另外一個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親,如果有一點希望,我們也不會勸說你,甚至大哥剛才詢問您,您答應后退出擊,我們也會拼上性命,但是您也拒絕了,您也知道這是沒有希望的,我們不怕死,但是也不想這樣死!蹦贻p人咬牙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武勛聽到這話,隨后目光掃過每一個人,問道:“你們都是這樣認為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對這樣目光,大家都沉默,但沉默也等于默認了,許久之后,蕭達更是再次站出來道:“元帥,不光是寧林,魏國的那個二王子也保證,到時候絕對不會加害您,甚至只要不是對戴國,您以后還可以領兵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再次領兵,對付趙國還是夏國?”蕭武勛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武勛的反問沒有人回答,而他也大笑著大口的灌酒起來,最后直接把酒壇摔碎了,看著所有人,喝道:“我縱橫馳騁三十年,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投降,不過眼下局面也確實沒辦法了,蕭達雖然你是我侄兒,但是跟我兒子沒有區別,以后你就是主將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元帥,您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話,蕭達下意識感覺到事情不對,但是他才剛剛開口,就見到蕭武勛拔出佩刀,直接劃過了自己脖頸。

        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        魔門敗類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沺心小說網--免費全本小說無彈窗閱讀只為原作者驚濤駭浪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驚濤駭浪并收藏魔門敗類最新章節。